• <nav id="6i6wm"></nav>
  • <input id="6i6wm"><tt id="6i6wm"></tt></input>
    |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產業資訊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雜志訂閱
    ?? 投稿
    您的位置:首頁 > 其它 > 獨家內容
    搶占賽道,地方數字經濟怎樣差異化發展?
    2022-03-11 16:03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融媒體記者  卜文娟



      今年年初的各地兩會中,數字經濟成為出現最多的“關鍵詞”。地方也紛紛定下2022年數字經濟核心產業目標,并因地制宜圈定重點產業領域。
      無錫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吳琦對本刊記者表示:“地方數字經濟發展,首先是要因地制宜,因企施策,在全國數字經濟總體格局下,立足本地資源稟賦、產業結構和發展規劃,打造差異化優勢。其次是要數字化轉型政府引導與企業主導發展并重。加快推進一體化數字政府建設,提升數字治理和政務服務水平,帶動數字產業發展。三是充分發揮數據要素價值,推動公共數據有序開放和共享,加強多方數據融合?!?/div>
      搶占數字經濟新賽道
      數字經濟具有高創新性、強滲透性、廣覆蓋性,不僅是新的經濟增長點,而且是改造提升傳統產業的支點。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達到7.8%,數字經濟對經濟社會的引領帶動作用日益凸顯。
      國務院近日印發的《“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提出,到2025年,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達到10%,數據要素市場體系初步建立,產業數字化轉型邁上新臺階,數字產業化水平顯著提升,數字化公共服務更加普惠均等,數字經濟治理體系更加完善。
      各地也紛紛搶占數字經濟新賽道,2021年,福建數字經濟增加值達2.3萬億元,貴州數字經濟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達34%,湖南數字經濟增長17%,四川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達4012億元……從地方兩會期間亮出的2021年“成績單”來看,數字經濟成為穩增長的重要引擎。
      各地對數字經濟寄予厚望,從各地工作報告中可以看出。今年北京市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深入落實數字經濟標桿城市建設實施方案,完善支持政策,加強算力算法平臺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浙江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深化數字經濟“一號工程”,做大做強數字安防、集成電路、智能計算和智能光伏等產業,推進類腦智能、量子信息等未來產業發展;河南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以國家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建設為牽引,大力推動數字河南建設;重慶提出,加快生產設備、關鍵環節智能化改造,新培育10個智能工廠、100個數字化車間,完善工業互聯網產業生態,實施制造業“一鏈一網一平臺”試點示范;四川提出,積極推廣數字技術應用,加快建設數字化轉型促進中心,推動重點行業領域數字化轉型,打造數字化制造“燈塔工廠”。
      此外,相關發展目標也進一步明確。
      福建提出2022年將深入實施數字經濟創新發展工程,實現數字經濟增加值2.6萬億元以上;貴州提出力爭2022年數字經濟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36%左右;河南提出2022年力爭數字經濟增長15%以上;浙江省力爭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增長12%。
      工信部信息通信經濟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對本刊記者表示,其一,數字經濟過度注重概念,而缺少對場景落地的支持。比如自動駕駛,其需要技術場景落地的軟環境和硬件設施,而各地在供給上并未跟上。其二,數字經濟應該強調易用性。不能局限于有技術,也要考慮技術應用的合理性,技術是對效率的提升,如無必要勿增實體。其三,數據經濟需要體系保障,多部門協同,推動數字經濟發展,協調防范數字經濟風險。
      而在吳琦看來,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主要問題主要是結構性問題,一是區域和城鄉之間的發展不均衡。相對于東部地區和城市來說,中西部地區和農村的數字基礎設施不完善,數字化程度偏低;二是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的發展不均衡。相對于消費互聯網來說,我國產業互聯網尚處于起步階段,而且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的融合程度差異較大,特別是工業、農業的數字經濟滲透率較低。三是數字經濟發展的營商環境有待完善,數字經濟的負外部性問題日益凸顯。數字經濟發展衍生了數據安全、數據鴻溝、平臺壟斷等一系列負外部性問題。隨著數字場景和數字應用日益普及,企業過度搜集信息現象嚴重、個人隱私保護問題突出。四是自主創新能力有待加強,在部分關鍵技術和核心零部件方面存在卡脖子問題,比如芯片、工業軟件等。
      如何把數字經濟這一新變量轉化為發展的關鍵增量,統籌好發展,無疑考驗著地方的智慧和本領。
      東數西算優化建設布局
      《“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提出,推進云網協同和算網融合發展。加快構建算力、算法、數據、應用資源協同的全國一體化大數據中心體系。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成渝、貴州、內蒙古、甘肅、寧夏等地區布局全國一體化算力網絡樞紐節點,建設數據中心集群,結合應用、產業等發展需求優化數據中心建設布局。加快實施“東數西算”工程,推進云網協同發展,提升數據中心跨網絡、跨地域數據交互能力,建設面向特定場景的邊緣計算能力,強化算力統籌和智能調度。
      “一些東部地區應用需求很大,但能耗指標緊張、電力成本高,大規模發展數據中心的難度和局限性大;而一些西部地區可再生能源豐富,氣候適宜,但存在網絡帶寬小、跨省數據傳輸費用高等瓶頸,無法有效承接東部需求?!眹野l展改革委政策研究室主任金賢東表示,基于此,迫切需要加大國家算力網絡的頂層設計,盡快轉變以網為中心的發展模式,圍繞數據中心重構網絡格局。
      而“東數西算”工程可有效優化算力和應用的空間布局,有助于形成數據自由流通、按需配置、有效共享的全國性要素市場,構建以數據為紐帶的東西區域協調發展新格局。
      盤和林認為,東數西算可以比較好地利用西部的通信帶寬和富余電力,能夠帶動西部經濟,同時減少東部數據中心的土地、資源占用。同時,樞紐節點也能夠很好地實現大數據中心的布局規劃,提升網絡性能。
      數字化轉型不應是專注于數字場景的打造,延續信息化時代的單點效率提升的思維,更應從數據算法、算力等基礎工程和技術方面系統性數字化改造,這就需要更多的數據中心和算力網絡作為支撐,大數據中心和算力網絡將成為數字化時代最重要的基礎設施?!暗S著數據中心規??焖贁U張,對土地供應、能源保障、氣候條件等提出了更高要求,現有城市特別是東部城市資源,已難以滿足持續發展要求,對數字經濟發展造成一定制約。隨著東數西算進程加快,具備土地、能源、氣候等優勢的西算省市將加快建設國家算力樞紐節點,在構建自身產業生態的同時有力支撐東部西區的發展?!眳晴鶎Ρ究浾弑硎?。
      對于如何更好地統籌推進樞紐建設,上下聯動,他認為,一是頂層設計,優化布局,鼓勵和支持資源豐富、氣候、地質等條件適宜的地區布局。二是自主創新,技術突破,強化關鍵技術和核心零部件攻關,構建大數據產業生態,推動大數據產業區域協同發展,帶動地方經濟和產業轉型。三是綠色低碳,高效發展,加大新能源電力比例和節能技術應用,推動數據中心、云、網絡協調聯動,提高算力資源利用效率。
      盤和林看法不謀而合:“一方面是政府主導規劃,完善頂層設計,另一方面是引導企業參與建設,以市場機制提升建設效率?!?/div>
      據了解,在國家重點戰略布局區域內部,數字一體化進程也在加速。作為我國經濟發展最活躍、開放程度最高、創新能力最強的區域之一,長三角地區“三省一市”兩會上,各地互相取長補短、貫通數據要素流動、打造“數字長三角”,成為共同目標。多地代表委員也提出合力打造長三角大數據中心,消除數據資源跨行政區域流通和存儲的壁壘,聯合開展大數據關鍵技術攻關,推進建設具備E級計算能力的超算中心。
      呼喚人才支撐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數字經濟就業影響研究報告》指出,數字經濟打破了時空界限,形成了協同、開放、多邊的經濟模式。新就業形態隨著數字技術發展而興起,技術進步為創造新的工作崗位、提高生產率及提供有效的公共服務帶來了新機會。
      該報告還指出,中國數字化人才需求缺口較大,伴隨著全行業的數字化推進,需要更廣泛的數字化人才引入。除了數字化人才供給不足,數字化人才在產業和地區的分布失衡也對中國數字化經濟的持續發展造成一定影響。一方面,數字經濟發展不平衡導致數字人才的地區發展不平衡;另一方面,數字化人才產業分布不均衡,數字化人才集中于第三產業,數字化就業崗位在第一、第二產業中占比較低。
      推進數字人才隊伍建設,提高數字經濟勞動力供給水平,越來越成為中國經濟數字化轉型的核心驅動力?;ヂ摼W招聘平臺拉勾近日發布的《2021年互聯網人才招聘白皮書》顯示,企業“招好人”的需求已大于“招到人”,互聯網行業的人才戰略正在從規模優先向質量優先轉變。建立和完善新職業標準,能有效加快“數字人才”進階步伐。
      據了解,智能制造、大數據、區塊鏈工程技術人員等全國專業技術人員新職業培訓教程日前發布,教程緊貼數字經濟發展需要和數字技術人才職業活動特點,突出技術創新、實踐應用和解決復雜工程問題,幫助數字技術職業人員改善知識結構、掌握數字技術、提升創新能力。此外,人社部還出臺《數字技術工程師培育項目實施辦法》,頒布智能制造等10個國家職業標準,為數字技術人才培養提供了政策和依據。
      此外,中國重慶數字經濟人才市場近日在重慶正式啟動運營。這也是人社部批復設立的我國首家數字經濟人才市場。按照規劃,數字經濟人才市場以“立足重慶、輻射西部、面向全國”為總體定位,圍繞數字經濟人才的“引育留用轉”,建設國內一流、國際知名的專業性創新型國家級人才市場。首家數字經濟人才市場落地重慶,既是重慶數字經濟蓬勃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重慶集聚數字經濟人才的必然選擇。
      掛牌儀式上,重慶市數字經濟人才市場發布了首批50個“揭榜招賢”需求清單。50個崗位中,數字要素驅動業崗位18個、數字產品制造業崗位15個、數字技術應用業崗位10個、數字化效率提升業崗位7個,從系統架構工程師到算法、大數據工程師,從新能源的研究與開發總監到公司首席執行官統統囊括其中。
      而在盤和林看來,人才缺乏地區要提高社會整體福利,提升工作穩定性,保障人才工作權益,要設身處地為人才著想,優化人才就業環境,要讓城市更有溫度。
      END
      來源:本刊原創文章
      編輯:艾麗
      審核:李子吉
    關注微信公眾號:

    官方賬號直達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肥婆大BBW,午夜一级A片无码不卡,狠狠躁夜夜躁人人爽野战天天
  • <nav id="6i6wm"></nav>
  • <input id="6i6wm"><tt id="6i6wm"></tt></input>